0506_a953

Posted On By admin

  0506_a953 ♂? ,,

   昭陵尊者自然也不想在洞府内长留,他本是来此闯荡寻一份机缘,早先在此陨落,阴差阳错之下没想到还有转为冥修再来一次的机会。

   如今他与洞府冥脉建立了一丝怜惜,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洞府内的冥脉,又有秦筱等人相助,相信一定可以走到最后。

   他挥手将秦筱等人周围的冥气驱散,交代众人再次等他片刻,便立即入定。

   不到半个时辰,他睁开眼睛,眸中似有红光闪烁。

   “如今我已是冥修,洞府内冥气丰泽,想必传承于我有益,我自要去取得。们且跟好了我,除此之外若是有什么想要的宝贝,到时拿去便是。”昭陵尊者笑了起来。

   众人微微颔首,已经明白了昭陵尊者的意思。

   只要不跟他抢传承,什么都好说。

   话讲回来,秦筱他们是玄修,就算拿了这个传承,也是当个人情拿来交换昭陵尊者帮忙找出袭击莲华峰下众学员的凶凶手,现在想想还是别耍这些鬼心眼的好。

   昭陵尊者一看就是个爽快人,在对方面前做不爽快的事,真心有点蠢了。

   闻言,秦筱微微勾起嘴角,她能感觉到这洞府内,似乎有不寻常的灵药。不是她爱财,只是在君狂洞府里溜达一圈,也没得到想象中那么多的好处,火炽莲因为需要缓慢积聚能量,不到关键时刻不会醒来,手腕上的镯子精致漂亮但也是自己留的底牌。

   想到这里,她将袖口向下拉了拉,盖住手背。

   美女手捧花束嫩滑白肌清纯图片

   “们在我身后走着,莫要乱了阵型。”昭陵尊者说。

   “是!”众人齐声答道。

   他们维持着原先的鸟形,缓缓向前移动。

   昭陵尊者走在前面,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周身冥气的流动,真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走到前面一座骨山,他抬手示意众人停下:“这山恐有古怪,们莫要太过靠近,待我去看看。”

   “这山上恐怕有着蛇一样的东西,先前我们便是被这东西逼退的。”君谦道。

   昭陵尊者点了点头,向骨山上走去。

   果然,刚走了一半,就遇到了来自地面的攻击。

   与之前秦筱他们经历的攻击相同,从地下冒出多杆骨矛,甚至还有不少骨剑向着昭陵尊者飞来,想来是感觉到昭陵尊者的强大,因此也不敢怠慢。

   “前辈可需要帮忙?”君谦问。

   “无妨,们呆着便是。”说着,昭陵尊者提拳迎上骨剑。

   两边打得如火如荼,却始终见不到骨山上哪东西的真面目,秦筱不禁有些担心:“打了这么久,虽然前辈占了上风,但对方连个面都没露过,恐怕还留了后手。”

   “可不是么,前辈这可真是活动筋骨了。”雷聿眼睛都放光了,看得津津有味。

   托昭陵尊者的福,众人有机会观瞻大能出手。对于修行和来说,这种观瞻是一种很难得的学习机会,而非纯粹看热闹这么简单。

   前面又打了一阵,来自骨山的攻击更加密集了,昭陵尊者也有些应接不暇。

   秦筱抖手取出几张灵符,对雷聿说:“雷师弟,灵符对冥修也有增强效果,我需要将灵符送到叔叔身边,但的玄力不要近他身。”

   “好的,我尽力。”雷聿点了点头,接过灵符,小心地用玄力凝成的丝线固定,之后将之打向昭陵尊者。

   昭陵尊者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衫动了动,趁着攻击间歇他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张灵符被一根玄力凝结的丝线绑着,钉在他的衣领边。

   他拿起灵符,对着身后扬了扬,顺手就烧掉了灵符。

   很快,他身上细微的伤势消失无踪,就连之前消耗掉的冥气都开始恢复。吸收冥气的速度也有所增加,原本需要预先储存冥气,一旦开打入不敷出;如今,他能够感觉到,即使他力攻击,也不会有冥气枯竭的时候。

   然,对手可以就不一样的了。

   骨矛骨剑的攻击还在继续,骨山震颤起来,最终归于平静,就连原本的攻击也停歇了。

   昭陵尊者警惕地回到众人身边,等了一会儿发现依旧是一片静谧,只能听得见众人轻微的呼吸声。

   “看来骨山下面的东西消停了。”昭陵尊者点了点头,“恐怕是储存的名气耗尽了。”他转头看向秦筱和雷聿,“如此贵重的灵符,用在我身上,是不是有些浪费了?!”

   “怎么叫浪费了?”秦筱挑了挑眉。

   樊珞点了点头,附和说:“若不是急着将我们送出去,前辈大可存够冥气再与对方一战。”

   “昭陵兄莫要谦虚了,若是我一人,在这冥气四溢的地界,怕是没机会带着他们身而退。便是我一人独闯,也未必落得了好。”青云道人轻咳一声。

   一行人继续往前,很快就看见几座连忙的骨山,占地之广,大概是他们一路过来见过的骨山的两倍。

   “看来这里才是最难过去的。”樊珞说。

   按照他们的修为,虽然能偶勉强扛过前面两座小骨山,如今连绵的大骨山,恐怕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的。

   “叫小小是吧?”昭陵尊者看着秦筱,“这些灵符我收下了,但看我现在身无长物,若是想要谢礼,恐怕只能等我出去以后了。”

   秦筱笑了笑:“前辈说的哪里话,我怎么听不懂呢?”她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前辈青云先生的旧交,自然也是我们的家人,给自家人一点东西,还需要礼尚往来吗?”

   “不是都讲究亲兄弟明算账的吗?”

   “那可不是呢,只不过您是长辈,不是兄弟。”小萝莉笑说。

   君谦撇了撇嘴。到底是君狂带大的,小萝莉刚才那一笑,十足像君狂,君狂那些个手段怕是也学了七八成,说话口吻十成十的像,也不知道她自己发现了没有。

   张嘴闭嘴嫌弃君狂,到头来说话做事如出一辙,当真夫妻相。

   说笑不过是缓和气氛,很快他们就言归正传,就必要的信息开始交换。

   秦筱趁此机会,就提出,她的灵识别说探索,就算是靠近前方骨山就会有种强烈的烧灼感,灵力仿佛被啃咬一般消灭无形。

   (本章完)